亦忱的博客
山野匹夫眼里的世界
http://chengp001.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懦夫选择自杀逃避绝望 硬汉直面人生挑战苦难

2016-02-21 14:15:2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2161 次 | 评论 0 条

懦夫选择自杀逃避绝望 硬汉直面人生挑战苦难

   文/亦忱

   
   自杀,从本质的意义上而言,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虽然这种犯罪行为由于犯罪的主体与客体合二为一,在犯罪既遂之后不会受到司法追究,但在自然法中必然遭遇天谴则是毫无疑义的事情。因为自然法的基础,是建立在尊重所有生命的基础之上,任何生命的自戕都是违背天理的孽行。

   然而,在一个脑残遍地,脑瘫随处可见的社会中,就有N多的人-渣,居然高声为自己心仪的人自杀喝彩或赞美。比如,猴年伊始,上海华东师大讲师江绪林,作为一名年过40岁孓然一身的抑郁症患者,在留下遗书后绝望地上吊自杀,竟然在网络激起一片喧嚣。很多连江绪林留下的遗书都没有看清的网民,竟毫无厘头为江绪林自杀点赞,乃至高声喝彩或赞美。

   毋庸讳言,在闻听江绪林自杀的消息之后,虽然此人与亦忱素未平生,原本可以置身事外保持高贵的沉默,但本人由于在过往的人生阅历中,亲自见证过太多的自杀事件,甚至不乏代表单位出面,于某年的大年初一去单身宿舍处理过一位过年回家受到家人苛责,而返回宿舍投缳自缢的单位同事。因此,对自杀者带给亲友的情感伤害,对自杀者死得轻如鸿毛,有着极为清晰的记忆。

   话说在九年前的2007年12月12日,北京学者余虹自杀后,本人当时作为活跃于诸多论坛和博客的自由言论泡制者,曾随即涂鸦一篇题为《死,是最不用急于求成的事情——关于余虹自杀的感想》小文(全文附后),畅谈了个人观感。

   在此文中,本人曾这样写道:

  在阅读了余虹许多朋友悼亡之词后,我总的感觉是,当代中国的思想界、学术界,大都是一些没有良心、缺乏常识、不通情理的怪胎们云集的处所。在我这个“蝇营狗苟”的中国草根看来,所谓“活着蝇营狗苟,不如一死了之”,是那些评价余虹自杀行为最最无耻的言论:这些家伙自己活得不赖,却对一个鲜活生命的非自然死亡,做了许多凭空杜撰的过度诠释。

   如果有人说中古时代的中国人大多是些“蝇营狗苟”之辈,我觉得大致不错。然而,近百年来,中国人在共和取代帝制、独裁强奸共和、革命推翻独裁、专制复辟革命、开放解构专制的历史活剧中,尽管大都活得比较艰难,但较之于沿袭两千余年的帝王专制时代,如今中国人其实已经快走出黑暗和肮脏的历史隧道了。在这个中国已经被卷进全球化的时代,那些依然在说中国人活得“蝇营狗苟”的人,依我看,不是病人,就是懦夫,而自杀的余虹,则是病人加懦夫的集合。

   自然,我无意去谴责一个病人的自杀行为,而只是想告诉那些对我心存好感的人:谁要是活得不开心,想去自寻死路,那其实是个很私人的问题,请你不要用你的死亡来证明什么毫无意义的价值!因为自杀是最没有正面价值的事情:它的全部负面价值,就是最严重地从感情上伤害所有爱你的人。如果你真的病入膏肓只有死路一条可走,想去自寻死路,那么,请你在跳楼或上吊之前,想象一下那些爱你的人面对你的尸体悲痛欲绝的情形吧。你若还想去死,那么,我给你的建议是:请你死远点,不要学余虹从自家的阳台上跳下去!至少,你的死相不会让你的妻儿晚上回家时经常受到惊吓。


   这回,江绪林自杀的现象,我们从其最后留下的遗书中,可以看到此君在处理了他的十余万财产及图书之后,能读到这样的文字:“没有什么眷恋,(奇怪么?)却沉滞,惧怕;上主啊,赦免我,我原以为总会有些好奇的,但好奇心显然被压抑了。上主啊,我打碎了玩具,你不要责罚我;然而,就是责罚我,也请给我勇气面对未知的一幕。啊,我终于要知道真相了。我不好,我平庸,我德行有亏,洛克的墓志铭都说:‘让我犯下的邪恶随着尘土掩埋吧。’(let his vices be burried together)我除了祈祷宽恕,还能做什么呢?请不要看我的罪和错”。(江的遗书全文及遗书实物照片附后)

   从以上的遗书内容来看,这位网传的抑郁症患者,作为年过四十还是单身汉的大学老师,其人生过得并不幸福,也缺少友人或异性的关爱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我们说他因为人生的失败而萌生厌世情绪,在抑郁症的病状驱使下,选择投缳而去,似乎并无不妥。

   可是,我从网络因此事而产生的喧嚣中,不乏众多自作多情的伪自由主义者,念兹在兹一如既往将混在学界却人生步入歧途的自杀者厌世而去的行为,把其自杀的原因往政治环境严酷上扯。

   不错,中国当下的政治环境中确实存在严重的问题,所有关注中国政治走势的人,对此都有自己的见解。我的问题是:如果你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中可以活得下去,甚至不乏活得不错的人,你们为何自己“蝇营狗苟”活着,却高声赞美这个抑郁症患者兼中国病人自杀?难道你们不觉得自己非常可耻吗?

   昨天上午,本人有感于江绪林自杀现象被众多网友读歪了,而随手涂鸦了小文《妄议江绪林自杀:为什么自杀是懦夫的选择?》,在此文中写道:

  恕我直言,这个自杀的江绪林,其哲学知识真的读到猪肚子里去了。自然,抑郁症自杀,作为病人是值得同情的。但网络的喧嚣,非要夸大此人自杀的政治意义,则纯属自作多情。    

   本人之所以历来不对自杀者公开表示同情,因为这种矫情的说词,会给潜在的自杀者强烈的心理暗示,会促使潜在的自杀者真的走上自杀的绝路。尤其是对那些自己活的不赖的蝇营狗苟之徒,公开为自杀者唱赞歌的无良之辈,我从内心感到厌恶。因为这些政治侏儒们,对每年20多万的底层自杀者,从来不会表示同情。其借知识界自杀同类的酒杯,来浇自己的块垒,在任何意义上均然并卵。

   在回应钱文军老兄有关如何看待王国维自杀与江绪林自杀的区别时,我这样写道:江绪林自杀跟王国维不可比,王国维自杀,是为自己钟情的文化必然走向灭亡,选择提前主动殉葬。而江绪林这种选择自杀的小布尔乔亚们,本质上是没有什么文化的郁抑症患者,他们都是中国病人而不自知。那些为这种自杀事件喝彩或表示深切同情的人,与这种中国病人相比,只不过症状稍轻而已。问题还在于,我们若为自杀事件喝彩或表示深切同情,对潜在的自杀者,会带来强烈暗示:自杀行为是正当的。

   今日凌晨,在睡梦中醒来后,登录微博微信,发现依然有众多网友在谈论或分析江绪林自杀的现象。其中,正反两方面的言论以下列两段最为典型:

   在凯迪社区本人发布的主帖《江绪林为何自杀?读完他两篇文章便明白了》后面,一个账号为@左右是扯淡  的网民,语无伦次这样写道:“上面那个装腔作势的 亦忱 的话‘自杀者99%是懦夫’,我不同意。1、亦忱,不是我跟你叫板,不叫你自杀,请你挤出一点勇气,割个腕给大家看看?你没种!2、不敢面对人生的苦难 —— 那只是你分析的逻辑之一,小江是必须对学生胡说八道,他选择不作恶,也是一种战斗”!这个跟帖地址在此: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1467428&boardid=1&page=8&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而在新浪微博,网友@郑在搞e 则如此写道:“自杀和杀人没有区别,本质是摧毁生命,不管理由多么深刻多么优雅。由于有名人自杀似乎成为可以宽宥甚至不无卓越的事情,只能说最适合做文盲,生命力撑不起思想深邃,需要补吃苦耐劳的基础课,配不上学富五车,对生命生活,连一点点基本的耐心都不能给予,其实是最为凶恶狠毒之人,不管说的多么好听”
   

   也正是鉴于在本人于微信和微博中,保持互相关注,或关注本人的网友中,有N多的人,对自杀现象存在如此不可调和的争议。于是,在黎明前时分,本人在微信和微博中发出如下“启事”

  #微世说-启事# 为什么说大凡自杀的人99%是懦夫?因为自杀的人有个共同的特点:不敢面对人生的苦难,其选择一死了之逃避时,无视众多关爱他/她的亲友,面对其死相时的困惑与痛苦。

   常识告诉我们,稍有责任感的人即使再绝望,也不会去寻死。只有两种情形除外:那些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免受伤害或出于复仇的必须而视死如归的人,虽然值得敬佩,却并不值得赞美。

   毕竟,靠自裁来实现某种价值,终归是人生最不堪的抉择,没有之一。

   任何美化或赞美自杀的人,如果不是一时糊涂,就是天然存在智力障碍。

   因此,本人在此发布启事如下:所有赞美自杀的人,请自动取消对本微信号的关注。道理无它,既然彼此价值观不同,那就各说各话,眼不见心不烦。

   谢先!

   现在,时过8个小时了,刚刚回头去微博看了一下,粉丝从20100多,掉粉约2330,仅剩17700余,看来本人的观点并未受到多数网友排斥。这是令人非常欣慰的事情。

   至此,这个话题可以到此结束了。今后本人不会再对任何人自杀写一个字。谨祝愿那些相识或不相识的抑郁症患者、中国病人,以及由各种原因被自杀欲望困扰的人,尽快打消自杀的念头,都能以硬汉的姿态面对人生的困局或挑战,别用毫无价值的自杀来证明自己是个懦夫。

   (2016年2月21日)

   附文:

  死,是最不用急于求成的事情——关于余虹自杀的感想

   文/亦忱

   从网上得知,一个小有学术成就的学者余虹自杀了。第一感觉是一个人生的逃兵选择了最怯懦的方式,以伤害所有关爱他的人感情这种极端自私的行为,对自己所谓“失败”的人生作了最最没有意义的了断。每当 我想到余虹那位百岁导师、娇妻幼儿以及所有关爱他的亲人面对其自杀结局的惶惑、悲痛和无助,我对余虹只顾自己死得洒脱,就感到既薄凉又悲哀:这个被小小的胃病和轻微的抑郁症折磨的中国病人,真不像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在阅读了余虹许多朋友悼亡之词后,我总的感觉是,当代中国的思想界、学术界,大都是一些没有良心、缺乏常识、不通情理的怪胎们云集的处所。在我这个“蝇营狗苟”的中国草根看来,所谓“活着蝇营狗苟,不如一死了之”,是那些评价余虹自杀行为最最无耻的言论:这些家伙自己活得不赖,却对一个鲜活生命的非自然死亡,做了许多凭空杜撰的过度诠释。

   作为一个历史知识的爱好者,我对近百年的中国历史有着极为浓厚的兴趣。我的看法是,如果有人说中古时代的中国人大多是些“蝇营狗苟”之辈,我觉得大致不错。然而,近百年来,中国人在共和取代帝制、独裁强奸共和、革命推翻独裁、专制复辟革命、开放解构专制的历史活剧中,尽管大都活得比较艰难,但较之于沿袭两千余年的帝王专制时代,如今中国人其实已经快走出黑暗和肮脏的历史隧道了。在这个中国已经被卷进全球化的时代,那些依然在说中国人活得“蝇营狗苟”的人,依我看,不是病人,就是懦夫,而自杀的余虹,则是病人加懦夫的集合。

   或许有不少读过我那些涂鸦而成的垃圾文字的人会说,我在年过50岁之后,曾经说过,自己的未来人生已经彻底地垃圾化了,每每想到自己的余生已经一眼可以望到底,一种悲情和绝望无助的心绪经常会搞得自己莫名地沮丧。这在那些想用一死对蝇营狗苟的人生进行自我了断的壮士眼里,我作为“蝇营狗苟”之徒的标本应该是很够格的。

   不错,我是曾经说过许多诸如“今生无望盼来生”等绝望之极的蠢话,但那是就自己单个的人生意义而言,然而,当我在判断了人类历史前进的正确方向后,却在整个国家和民族的意义上,看好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前途。

   我的一些朋友经常对网络中生存的亦忱和世俗社会活动中的陈某人很难统一起来:网路上行走的亦忱给人以狂狷清高的民间思想者印象,而世俗社会的陈某人则给人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俗人印象。其实,这才是当代中国人最自然的生存状态。对此,我不仅心安理得,而且,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活出绝望的人生最后的精彩。因为清高狂狷毕竟不能当饭吃。谁敢说我的这种活法,不是现代中国人最自然的一种活法?说实话,做为一个有点良心、不缺常识、按人之常情行事的人,我从未做过对不起自己那一瓣良心的事情。

   事实上,无论是在虚拟世界还是在现实世界,尽管我从来都是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对未来的人生感到绝望之极的人,然而,我却从未想到过用杀死自己的方式,来对绝望的人生进行最后的了断。原因说来非常简单:在我这个“蝇营狗苟”的中国白痴看来,死亡,是最不用急于求成的事情,不管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那是任何人都得最终面对的结局,我永远不会用毫无意义的自杀行为来伤害那些关爱我的亲友们的感情。

   自然,我在此也无意去谴责一个病人的自杀行为,而只是想告诉那些对我心存好感的人:谁要是活得不开心,想去自寻死路,那其实是个很私人的问题,请你不要用你的死亡来证明什么毫无意义的价值!因为自杀是最没有正面价值的事情:它的全部负面价值,就是最严重地从感情上伤害所有爱你的人。

   如果你真的病入膏肓只有死路一条可走,想去自寻死路,那么,请你在跳楼或上吊之前,想象一下那些爱你的人面对你的尸体悲痛欲绝的情形吧。你若还想去死,那么,我给你的建议是:请你死远点,不要学余虹从自家的阳台上跳下去!至少,你的死相不会让你的妻儿晚上回家时经常受到惊吓。

   (2007-12-12)

   原帖在此: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52&ID=1980253

   附:江绪林遗书

   江绪林:最后的话

   


  1.借记卡(钱包内)一张,内有106893元,归姐姐江寿娥(记得我还有一个小姐姐)支配。

   2.借记卡一张。没有11273元。归姐姐江寿娥支配。(密码皆为******)

   3.宿舍抽屉内约1万港币,6百美元,钱包内约4400人民币,供清理费用,虽未必够。

   4.余下办公室的一些书籍,一半赠送给胡振林同学(请转送几本给朱木良等我指导的本科同学),一半请刘擎先生处理,谢谢!

   5.抱歉本来这学期有4门课要上的,对不起了,或许这个尚未开始就结束的恶果是最小的。

   6.没有什么眷恋,(奇怪么?)却沉滞,惧怕;上主啊,赦免我,我原以为总会有些好奇的,但好奇心显然被压抑了。上主啊,我打碎了玩具,你不要责罚我;然而,就是责罚我,也请给我勇气面对未知的一幕。啊,我终于要知道真相了。我不好,我平庸,我德行有亏,洛克的墓志铭都说:“让我犯下的邪恶随着尘土掩埋吧。”(let his vices be burried together)我除了祈祷宽恕,还能做什么呢?请不要看我的罪和错。

   7.我谱写不出优雅的乐章,也就不能有期望(指点世界),我不知何为爱的拥抱(已无法体察),如何亲吻和祝福你们以作别!

   8.上主啊,愿你开启希望之门。

   9.我恐惧,我要喝点白酒。

   江绪林2016年2月19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妄议江绪林自杀:为什么自杀是懦夫…      下一篇 >> 朝鲜成了中国的梦魇是一场历史悲…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亦忱

亦忱,男,58岁的山野匹夫。本处博文任由国内外所有网站免费转载;但国内外媒体选刊,请合理支付稿酬。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1644646557/profile?from=profile&wvr=5&loc=tabprofile#profile_tab 电子邮箱:chengp001@126.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