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忱的博客
山野匹夫眼里的世界
http://chengp001.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活得嚣张,死得热闹:漫议杨季康现象

2016-05-28 21:11:5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2438 次 | 评论 0 条

活得嚣张,死得热闹:漫议杨季康现象

/亦忱

题记: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

简朴的生活、高贵的灵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

——楊絳

您没有看错标题,我说的不是楊絳,而是说楊季康女士。因为对錢鐘書、楊絳【注1夫妇撰写的大作,本人除了家里有一本錢鐘書写的《围城》且搁在书橱里30余年,迄今也没有认真读完它,可说对錢楊这对夫妇撰写的大作近乎一无所知,所以,这篇小文完全不是对錢楊这对夫妇做什么学术点评。况乎本人不学无术,在网络涂鸦十余年,难得像个两脚书橱一样,去引经据典高攀中外的知名学者附庸风雅,而是一以贯之秉持常识和事理,时不时引用一些很投契的文友说辞,说的尽是些引车卖浆者也能一看就懂的野调白话。

有言在先,此文不是写给任何学者看的东西,而是写给那些没啥学历的网友看的个人感想。建议文科生大凡学历超过本科的人,尤其是教职超过副教授的人,请看到这里赶紧打住不必往下看了。万一读完之后影响了您的食欲或性欲,本人概不负责。

是为前言。


图为搜自网络的钱钟书、杨绛夫妇的照片(作者佚名)——亦忱注

首先,要非常感谢中国知名律师中富有思想和文采的吕良彪先生。若不是他提供的素材《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与杨季康等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此文确实没有撰写的必要。

话说最近几天,因高寿105岁的錢鐘書夫人楊絳(即:楊季康)女士仙逝,顿然引发网络热闹非凡,泛滥于微信、微博的那种几乎疯狂的刷屏,堪称史无前例为一位人瑞走进历史而引爆。

自然,本人的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中彼此关注的网友,不乏知名的学者教授和网络自媒体大V。在阅读或转发这些人怀念錢鐘書楊絳夫妇的文章时,也手痒难耐,涂鸦过这些话:

1、在转发贺卫方教授撰写于十年前的《錢鐘書的政治观》一文时,我这样涂鸦道:

钱的生存智慧是毫无疑义的,但他的学问是书橱式的,有丰富的知识却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思想。窃以为,无论做学问还是做人,一桶水的知识,不如一碗水的见识,一碗水的见识,不如一滴水的胆识。

与钱同时代的陈寅恪和儲安平,似可和钱对比映照出有见识和胆识,却无生存智慧的人,其命运都很悲惨。遑论挽救了一代不会思想的中国人荣誉的顾准,他在毛一人天马行空浮想联翩,全民不是呆子就是暴徒的脑残时代的暗夜里,竟能处于信息极度闭塞的底层旮旯里,也会开动自己的脑子展开思考的翅膀,遨游在人类的思想天空中,写出惊世骇俗的独创见解。

2、在看到朋友圈一些极富才华的人,居然对网民不屑于对杨绛唱赞歌,反而从各种角度对杨绛展开评头论足,因此感到严重不适,本人则涂鸦道:

#微观点#在一个开放的时代,没有哪个大神级的人物,无论他活着还是死了,可以被豁免被批评或指斥。当一个自认为自由主义者的人,对旁人批评或指斥他心目中的偶像严重不适,则可以断言,此人基本算专制社会的遗老遗少矣。至于对大神级的人物批评的对错,是无关宏旨的事情。

3、在转发吕良彪律师题为《那年,我们帮助杨绛先生阻止了那场针对钱锺书手稿的不法拍卖》(全文链接地址见【注2】)一文时,我口无遮拦道:

杨绛通过法庭勒索20万元的行为,跟她泡制的心灵鸡汤形成荒诞的对比:如果这些写给别人的信件没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公开拍卖又何妨?

下面言归正传,在援引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与杨季康等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之前,回顾一下当时的媒体是怎么报道此案,来证明楊季康女士是不是活得非常嚣张。

据《成都商报》于2014年02月18日,以《中贸圣佳公司与李国强被判侵权杨绛一审获赔20万元》为题,报道此案的全文如下:

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钱锺书书信手稿拍卖案在年初终于有了最新进展。昨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通报,杨季康(笔名杨绛)诉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贸圣佳公司)、李国强侵害著作权及隐私权纠纷一案一审判决结果。法院判决中贸圣佳公司停止涉案侵害书信手稿著作权行为,赔偿杨绛10万元经济损失;中贸圣佳公司、李国强停止涉案侵害隐私权的行为,共同向杨绛支付1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中贸圣佳公司、李国强就其涉案侵权行为向杨绛公开赔礼道歉。

杨绛诉中贸圣佳公司与李国强要求赔偿65.5万元

去年底成都商报记者曾联系到杨绛的代理律师王登山,对方称他们已经开过庭,但不便透露具体的细节。昨日,王登山一直未接电话。

昨日,记者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获悉,他们已经将通报发至官网,通报中称:“杨季康于裁定作出后15日内诉至我院称,虽然法院于本案诉前作出停止侵权裁定后,中贸圣佳公司停止了对涉案书信手稿的拍卖,但李国强作为收信人将涉案书信手稿交给第三方的行为以及中贸圣佳公司在司法裁定前为拍卖而举行的准备活动,已经构成对自己等的著作权和隐私权的侵犯,给自己造成了严重伤害。为使自身权益受到永久性保护,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中贸圣佳公司与李国强立即停止侵犯自己隐私权、著作权的行为,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因侵害著作权给自己造成的50万元经济损失,支付15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支付自己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0.5万元合理开支。”

中贸圣佳公司辩称,其已履行了审查义务,无法预见到涉案行为存在侵权可能性,且诉前裁定作出后并未实施拍卖行为,亦未进行预展活动,仅将相关拍品拍摄成为数码照片,刻制成三份光盘向三位鉴定专家提供,故并未侵权。李国强辩称已于2013年4月21日,将涉案书信等转让给案外人,故自己与涉案拍卖活动无关。

李国强与中贸圣佳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对于中贸圣佳公司,法院方面认为,涉案相关书信均为写给李国强的私人书信,内容包含学术讨论、生活事务、观点见解等,均为与公共利益无关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属于隐私范畴,应受我国法律保护。钱锺书、杨绛、钱瑗各自有权保护自己的隐私权不受侵犯。杨绛作为钱锺书、钱瑗的近亲属和继承人有权就涉案隐私权问题提起本案诉讼。

法院审理认为,李国强作为收信人,负有保护写信人通信秘密和隐私的义务,况且杨绛已于信中明确要求其将手中书稿信札等妥为保藏。“基于此,李国强作为收信人,未经权利人同意擅自以转让或其他方式使得涉案书信手稿对外流转,且未对受让人及经手人等作出保密要求和提示,导致后续涉案侵权行为发生,亦构成对杨季康涉案隐私权的侵害,依法应与中贸圣佳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李国强回应:不愿再谈此事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多次拨打中贸圣佳公司执行董事殷华杰的电话,对方未接听。李国强在接听电话后,称自己再也不愿意谈及此事。一年来媒体对他的追逐和报道已经过去了,他再也不愿意打破这平静的生活,在元旦期间,他曾经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案件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但昨日记者问是否会再上诉或者主动联系杨绛,他并未回答:“我们不谈此事了,行了吧?”成都商报记者 陈谋 综合报道

杨绛不满钱锺书书信被拍卖事件始末

2013年5月中旬 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宣布2013年6月8日将在现代文学馆推出“也是集——钱锺书书信手稿专场”研讨会。随后,包括钱锺书、杨绛、钱瑗书信及手稿等共计109件作品将于2013年6月21日上午在北京万豪酒店上拍。

2013年5月20日 杨绛认为“钱锺书、杨绛手稿书信首次大规模面世并将于2013年6月21日拍卖”一事不妥。并于当天下午致电收藏书信的李国强,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请给我一个答复。”

2013年5月26日 杨绛发公开信,表示坚决反对本人与钱锺书、钱瑗的私人书信被拍卖,如果拍卖举行她将诉诸法律。

2013年6月2日 杨绛再次紧急发声,态度依然坚决,要求北京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将于本月举行的有关拍卖和宣传活动。但是,中贸圣佳仍然沉默,没有回复是否撤拍。

2013年6月3日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要求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不得实施侵害钱锺书、杨绛、钱瑗写给李国强的涉案书信手稿著作权的行为。

2013年6月6日 中贸圣佳国际拍卖公司在其官网上发布声明,称决定停止原定于2013年6月21日举行的“也是集——钱锺书书信手稿”的公开拍卖活动。

新闻报道原文出处: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4_02/18/33902354_0.shtml

不知各位看官是否看明白了此案是怎么回事。其实,删繁就简只需几句话,就能把此案的基本案情说明白:

有一位名叫李国强的人,跟楊季康丈夫钱锺书、其女钱瑗朋友关系,钱家三人曾先后向李国强写过书信共计百余封。李国强觉得这些信件有点文化价值,是些比较值钱东西,准备委托一家名为“中贸圣佳国际拍卖公司”公开予以拍卖。楊季康认为此举侵害了钱家三人的隐私权和著作权,不仅诉至法院迅即终止了这项拍卖活动,而且,以一纸诉状请求法院以国家强制力为后盾,判令中贸圣佳国际拍卖公司”及书信拥有人李国强,必须停止侵犯自己隐私权、著作权的行为,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因侵害著作权给自己造成的50万元经济损失,支付15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支付自己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0.5万元合理开支

一个当时年纪过了100岁的老人活得如此嚣张,是不是绝对堪称史无前例的奇葩?她写的心灵鸡汤“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简朴的生活、高贵的灵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与她的这一行为是不是处于严重分裂的状态?

下面,不加点评摘录《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与杨季康等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一些段落,各位即可一窥此案究竟有多荒唐:

杨季康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虽然法院于本案诉前作出停止侵权裁定后,中贸圣佳公司停止了对涉案书信手稿的拍卖,但李国强作为收信人将涉案书信手稿交给第三方的行为以及中贸圣佳公司在司法裁定前为拍卖而举行的准备活动,已经构成对杨季康等著作权和隐私权的侵犯,给杨季康造成了严重伤害。。。。为使自身权益受到永久保护,杨季康请求法院判令中贸圣佳公司及李国强:1、停止侵犯杨季康等隐私权和著作权的行为;2、在新华网、人民网、《光明日报》、《文汇报》、《北京青年报》、《扬子晚报》、中国日报网、《东方早报》、《京华时报》、搜狐网、新民网、《羊城晚报》、中国作家网、《北京日报》、中国新闻网及中贸圣佳公司官方网站等媒体上向杨季康公开赔礼道歉;3、赔偿因侵害著作权给杨季康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向杨季康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15万元,支付杨季康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0.5万元。

中贸圣佳公司原审辩称:1、杨季康据以证明其享有钱瑗涉案权益的证据仅为杨伟成出具的说明,在杨伟成无正当理由未出庭的情况下,其证言不能作为单独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该说明不足以证明杨伟成系钱瑗涉案著作权的二继承人之一,不能排除两位继子女可依照法定继承或受遗赠而享有继承权,更不能证明杨季康可以就全部涉案权益提起诉讼。2、中贸圣佳公司已履行我国相关法律、部门规章、行业规则等规定中的审查义务,委托人在委托拍卖时已就拍品权属等情况提供了保证。中贸圣佳公司还就涉案拍品是否属于文物监管范围主动向相关部门进行了申报,并已获得监管部门的核准。此外,根据业内拍卖活动惯例,中贸圣佳公司无法预见到涉案行为存在侵权可能性。3、本案中相关拍品尚未进入拍卖阶段,亦未进行预展活动,相关拍前鉴定活动也并未侵犯杨季康的合法权益。中贸圣佳公司于获知本案争议后第一时间与委托人进行联系,并于获知委托人撤拍决定后第一时间停止了相关拍卖活动。综上,杨季康有关停止侵权、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

李国强原审辩称:1、李国强与杨季康及钱锺书、钱瑗因朋友关系有过书信往来,曾保存三人的信件。近年来李国强年事渐高,已无力保管大量书画图籍等收藏品,为避免藏品丢失毁损,逐步将藏品转让。2013年春,案外人香港臻美画苑总经理叶常春女士带两位专家到李国强家参观藏品,提出收购其中的一部分(含钱锺书、杨季康及钱瑗书信),并对拟收购的部分藏品进行了拍照。2013421日,叶常春到李国强家,以现金方式向李国强支付转让款项港币50万元并取走收购的含钱锺书、杨季康及钱瑗书信在内的相关藏品。该转让行为系合法民事行为,李国强未将涉案信件向不特定的人公开,且完全出于“妥善处理以便存于后世”的善意,绝无以拍卖等行为牟取利益、侵犯他人合法权利的故意,更未直接或间接委托拍卖公司进行拍卖,杨季康所诉侵权行为与李国强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关系。2、杨季康未举证证明涉案被拍卖信件的具体数量及被“公之于众”信件的具体内容,亦未举证证明李国强实施了哪些侵权行为。事实上,李国强于2013520日接到杨季康来电后才获悉涉案拍卖活动,其对此深感意外和震惊。李国强于521日回信给杨季康告知相关事实情况,但出于尊重行业惯例和为买家保守商业秘密考虑,未向杨季康透露藏品收购人的姓名。对于转让涉案信件给杨季康造成的不快感受,李国强深感歉疚,并多次以书面形式向杨季康致歉,但李国强的致歉行为与杨季康本案所诉无关。3、法律并未规定私人信件是否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钱锺书、杨季康及钱瑗致李国强的信件内容,多为讨论出版细节、代购或赠阅图书及日常问候等事务性、礼节性内容,不具有文学性和艺术性,并非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即使构成作品,鉴于钱锺书、钱瑗均已去世,在其他权利人未出具书面放弃声明或委托的情况下,杨季康也无权对钱锺书、钱瑗作品的著作权单独提起诉讼。4、钱锺书、杨季康及钱瑗所写信件内容不涉及隐私,其通过信件传递信息本身也表明其认可这些信件内容不属于隐私,否则其会向李国强作出保密要求,但事实上钱锺书、杨季康及钱瑗并未对此尽到注意义务。即使信件内容涉及隐私,因隐私权是与自然人人格不可分离的人身权利,不能转移、转让和继承,杨季康也无权就钱锺书、钱瑗的隐私权提起诉讼。5、著作权与隐私权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不应在同一案件中处理。6、杨季康并未提供任何相关证据证明其精神遭受损害且造成严重后果,故其关于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无事实依据。综上,杨季康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定:

(一)关于杨季康主张权利的书信及权属关系方面的事实。

钱锺书(已故)与杨季康系夫妻,二人育有一女钱瑗(已故)。钱瑗于197454日与第二任丈夫杨伟成结婚,婚内有继子继女各一人:继子杨宏建,1954111日出生;继女杨敏,1956116日出生。钱瑗于199734日病故。杨伟成于201361日出具书面说明表示“钱瑗的继子女与钱瑗不存在抚养关系,对钱瑗遗产不享有继承权”,并“同意由钱瑗的母亲杨季康申请法院采取诉前禁令和起诉方式追究中贸圣佳拍卖国际有限公司、李国强及相关单位和人员的侵权行为(包括侵犯著作权和隐私权)”。经查,钱瑗继子杨宏建、继女杨敏在钱瑗与杨伟成结婚时均已成年。钱锺书于19981219日病故,其唯一继承人为杨季康。

杨季康主张中贸圣佳公司作为拍卖人、李国强作为委托人,举办了“也是集——钱锺书书信手稿”公开拍卖活动及相关公开预展、公开研讨等活动,并通过刻制拍品电子版照片光盘及以互联网等方式公开传播杨季康、钱锺书、钱瑗私人书信的行为构成对权利人著作权和隐私权的侵害。杨季康主张涉案书信的具体范围以其提交的光盘中所包含的五个文件夹中书信手稿(电子版照片)内容为准。经原审法院当庭核对,该光盘内包含6个文件夹,杨季康主张权利的5个文件夹分别为:《钱锺书致李国强书信信封》(7页)、《钱锺书致李国强钢笔书信》(3封)、《钱锺书致李国强毛笔手稿》(65封)、《杨绛致李国强书信》(13封)、《钱瑗致李国强(燕莹夫人)书信》(6封)。

杨季康主张该光盘系中贸圣佳公司刻制并散发给不特定人的,但表示对于该光盘的具体来源情况不便透露。对此,中贸圣佳公司不予认可,并主张其虽将相关拍品拍摄成为数码照片,但仅刻制成3份光盘向3位鉴定专家提供,此外并未向任何人提供,且自身亦未留存,故对杨季康所提交光盘的真实性和来源合法性均不予认可。

(二)关于中贸圣佳公司的涉案被控侵权行为方面的事实。

中贸圣佳公司成立于1995年,是综合性拍卖公司。20135月间,其网站首页刊登了2013春季拍卖会拍卖公告,公告显示其将于621日下午1300在北京万豪酒店拍卖“也是集——钱锺书书信手稿”,预展时间为618日至620日,拍品主要包括钱锺书、杨绛、钱瑗书信及手稿等共计110件作品。同一时期中贸圣佳公司网站中还登载了新华网、人民网、《光明日报》、中国日报网、中国作家网、《东方早报》、《京华时报》、搜狐网等多篇媒体报道,其中介绍了“也是集——钱锺书书信手稿”公开拍卖活动、相关专家参与的鉴定活动等以及拍品中部分书信手稿的细节内容,并介绍称钱锺书手稿如此大规模公之于世尚属首次。

2013527日,杨季康委托律师向中贸圣佳公司寄发了律师函,要求其立即停止相关侵权行为。中贸圣佳公司表示其于529日了解到该律师函内容后,立即与委托人取得联系,委托人于531日作出了撤拍决定并表示涉案信件并未牵涉到任何个人隐私。

此后杨季康向原审法院提出诉前申请,请求责令中贸圣佳公司及李国强立即停止侵害著作权的行为。原审法院经审查依法于201363日裁定:中贸圣佳公司在拍卖、预展及宣传等活动中不得以公开发表、展览、复制、发行、信息网络传播等方式实施侵害钱锺书、杨季康、钱瑗写给李国强的涉案书信手稿著作权的行为。

中贸圣佳公司为证明其履行了对拍品的审查义务以及涉案拍品属于合法拍卖标的,提交了其就涉案拍卖活动与委托人签署的委托拍卖合同复印件及委托人的护照签名页复印件,但未提交原件。中贸圣佳公司称委托人的护照签名页复印件是在涉案纠纷发生后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取得并打印的。上述证据材料显示委托人为FrankL.Wang,合同签订日期为2013420日,拍品的内容包括:钱锺书信札61封(毛笔)、钱锺书也是集书信手稿、钱锺书杨绛书信1册、钱锺书题字7件、杨绛书法条幅1件、钱锺书杨绛签名书3本、佚名山水画1幅(钱锺书题)。此外,中贸圣佳公司还提交了《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企业自律公约》、《文物艺术品拍卖规程》、《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业务规则》等相关行业规范和业务规则。根据上述规定,拍卖公司可以对拍品进行鉴定,并应制作拍卖图录、发布拍卖公告、进行标的预展等活动;委托人应就拍卖标的所享有的所有权或处分权、不侵犯第三人合法权益、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等予以保证。

中贸圣佳公司为证明涉案拍品不涉及个人隐私,提交了2013119日凤凰网刊登的《李国强谈公开杨绛信笺:先生永远不再会信任我》报道一文,该文记载,李国强表示“真正有私密和敏感的信,我很多年前已经烧掉了,没有烧掉的,我以后死了,也会捐出去的,不会永远是我的”。李国强对该报道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中贸圣佳公司为证明涉案书信均已在先公开发表,提交了200811月《香港各界文化促进会7周年纪念特刊》(简称《特刊》),该刊登载的《配合国内权威学术机构活动纪念国学大师钱锺书逝世十周年》一文记载:“本会理事长李国强将以其所藏大批钱锺书、杨绛及其女儿钱瑗珍贵手稿、信笺,配合内地学术机构的纪念活动”,并以附图形式刊发了钱锺书书信手稿13封、杨绛书信手稿4封。其中在钱瑗去世之际杨季康写给李国强的一封信中提到“近有不肖之徒,因锺书久病,无视著作权法,不择手段,攫获大量钱锺书书札墨宝等,擅出【传记】多种,向我们身上泼脏水。你手中的书稿信札等务请妥为保藏,勿落此辈人手。”

李国强对中贸圣佳公司的上述主张不予认可,并主张该《特刊》为内部刊物,不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表。该《特刊》中相关文章作者并非李国强,文中提到的内地纪念活动也并未举行,李国强未将钱锺书等人书信手稿予以公开。该刊仅载有17封信件,与本次拍卖的拍品数量、内容均不一致,与中贸圣佳公司网站上公布的信件数量和内容也不一致。杨季康表示对该《特刊》及其中刊载相关书信一事并不知情

(三)关于李国强涉案被控侵权行为方面的事实。

李国强曾担任《广角镜》月刊总编辑。钱锺书与李国强于1979年相识后,钱锺书、杨季康及钱瑗与李国强通信频繁,三人曾先后致李国强私人书信百余封,该信件本由李国强保存。在获悉涉案书信将被公开拍卖后,杨季康于2013527日委托律师向李国强寄发了律师函,要求其立即停止相关行为。李国强认可收到了律师函,但表示其已经通过多种方式表达其与此事无关。

李国强为证明其已将涉案书信手稿等文件转让给案外人叶常春,提交了证人郑敏强出具的证言,郑敏强本人亦出庭作证。郑敏强称:其在香港各界文化促进会任职,经常在李国强家中办公。20134月期间,郑敏强在李国强家中工作时遇到案外人叶常春等人正在对李国强收藏的书信手稿等文件资料进行拍照,事后李国强告知郑敏强其已将涉案书信手稿转让给了叶常春,并于2013421日晚进行了转让交付。2013424日,郑敏强帮李国强将叶常春交来的交易款港币50万元分批次存入李国强在香港汇丰银行有限公司开设的个人账户。后李国强表示因交易时匆忙未作登记,故需要叶常春提供交易信札文献资料数据底本,并希望向叶常春购回有关物品,因此叶常春在2013610日通过电子邮件(chunmeiart2010@gmail.com)把有关书画的数码图片传到郑敏强电子邮箱中(mike_mch@hotmail.com)再转发给李国强,由于邮件保存时间有限,有关数码图片的链接目前已无法下载并提供。201386日及14日,叶常春两次通过上述邮件方式发送文件给郑敏强要求其转交李国强,文件内容均系指导李国强如何在本案中进行答辩。郑敏强向原审法院提交了叶常春的名片、叶常春发给郑敏强的3封电子邮件打印件以及香港汇丰银行有限公司交易通知书复印件3

李国强表示其将包含涉案书信手稿在内的多份藏品转让共收取港币50万元,但未对买受人进行保密或保藏方面的提示和说明。

另查,杨季康为本案诉讼支出公证费人民币5000元。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杨季康所提交的光盘中包含钱锺书、杨季康、钱瑗署名的书信手稿电子版照片,中贸圣佳公司网站上公开披露了钱锺书、杨季康及钱瑗写给李国强的部分书信内容及相关信息,上述书信均为写信人独立创作的表达个人感情及观点或叙述个人生活及工作事务方面的内容,是以文字、符号等形式表达出来的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的智力成果,符合作品独创性要求,构成我国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钱锺书、杨季康、钱瑗分别对各自创作的书信作品享有著作权,应受我国著作权法保护。钱瑗、钱锺书相继去世后,杨季康、杨伟成作为钱瑗的继承人,有权依法继承钱瑗著作权中的财产权,依法保护其著作权中的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依法行使其著作权中的发表权。鉴于杨伟成书面表示同意杨季康单独在本案中主张相关权利,故杨季康依法有权主张涉案钱瑗的相关权利。同时杨季康有权依法继承钱锺书著作权中的财产权,依法保护其著作权中的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依法行使其著作权中的发表权。

涉案钱锺书、杨季康、钱瑗相关书信均为写给李国强的私人书信,内容包含学术讨论、生活事务、观点见解等,均为与公共利益无关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属于隐私范畴,应受我国法律保护。钱锺书、杨季康、钱瑗各自有权保护自己的隐私权不受侵犯。死者同样有隐私,对死者隐私的披露必然给死者近亲属的精神带来刺激和伤痛,死者的近亲属具有与死者的隐私相关的人格利益,而该利益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因此,杨季康作为钱锺书、钱瑗的近亲属和继承人有权就涉案隐私权问题提起本案诉讼。

鉴于中贸圣佳公司在法院作出裁定后已经取消公开拍卖活动,故其并未实施公开拍卖行为。关于刻制光盘并公开传播一节,杨季康虽然提交了一张光盘用以说明其在本案中主张权利的书信范围及中贸圣佳公司实施了复制传播行为,但其不能说明该光盘的来源,而中贸圣佳公司对此亦不予认可,故对杨季康上述主张及相应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公开预展一节,鉴于杨季康并未就此提供证据予以证明,而中贸圣佳公司亦否认进行了预展活动,故对杨季康上述主张及相应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关于公开研讨活动及以互联网方式公开传播书信手稿一节,根据现有证据及当事人自认,中贸圣佳公司作为涉案拍卖活动的主办者,已通过召开研讨会等方式将钱锺书、杨季康及钱瑗的书信手稿向相关专家、媒体记者等披露、展示或提供,且未对相关专家、媒体记者不得以公开发表、复制、传播书信手稿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权益予以提示,反而在网站中大量转载,其行为系对相关书信著作权中的发表权、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获得报酬的权利的侵害,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

中贸圣佳公司虽辩称其已履行了审查义务、无法预见其行为存在侵权可能性,但其不能提交委托拍卖合同原件,且其所述该合同签署日期(2013420日)与李国强所述书信转让日期(2013421日)存在矛盾,在中贸圣佳公司及李国强均未对此作出合理解释并提供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对于双方所作陈述均不予认定。因此,中贸圣佳公司并未充分举证证明其与涉案拍品的委托拍卖人签署了真实有效的委托拍卖合同。其次,中贸圣佳公司并未对涉案拍品著作权作任何审查,亦未取得权利人授权,其应当预见到涉案行为存在侵权可能性,但其并未尽到拍卖人应尽的合理注意义务,仍然实施上述侵权行为,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于中贸圣佳公司的上述抗辩主张,不予支持。无论涉案《特刊》是否已向不特定公众公开发表,其刊载书信的行为未经权利人许可,均属非法发表,据此不能阻却权利人就本案中涉案被控侵权行为主张发表权,故对中贸圣佳公司关于其行为未侵犯涉案书信作品发表权的抗辩主张亦不予支持。

杨季康主张涉案拍品的委托拍卖人是李国强,但对此未举证证明,而李国强和中贸圣佳公司对此均不予认可,故对杨季康该项主张不予支持。杨季康据此主张李国强侵害了其涉案书信作品的著作权,但并未提交任何直接证据证明李国强自行或授权他人对涉案书信作品进行了著作权意义上的使用,亦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李国强与中贸圣佳公司上述侵害著作权行为存在关联,故对其上述主张及相应诉讼请求亦不予支持。

关于中贸圣佳公司因侵害著作权赔偿杨季康经济损失的具体数额,鉴于杨季康并未提交因涉案侵权行为受到损失的证据,中贸圣佳公司也未提交其使用涉案作品所获利润的证据,其侵权所得亦不能确定,故对杨季康主张的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的数额,不予全额支持。将根据涉案书信作品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中贸圣佳公司的过错程度以及侵权行为的时间、规模、性质、情节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

中贸圣佳公司未经杨季康许可,擅自向鉴定专家、媒体记者等展示、提供并放任相关人员在互联网上传播钱锺书、钱瑗、杨季康三人的私人书信及相关隐私,还对相关信息进行了大范围集中转载和传播,构成对相关权利人隐私权的侵害,造成了不良影响,依法应承担停止侵权、赔礼道歉、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法律责任。

结合现有证据及当事人自认,可以确认涉案书信本应由李国强保管。对于涉案书信的流转过程,李国强虽提交证人证言用以证明其已将书信等藏品转让给案外人叶常春,但证人自述所证事项均系李国强口头向其告知的,证人并未亲历转让交易过程,且其所述转让日期与中贸圣佳公司主张的委托拍卖合同签署日期矛盾。李国强并未就其主张提供充分证据,现有证据不能形成完整证据链条,故对其上述主张不予支持。李国强作为收信人,负有保护写信人通信秘密和隐私的义务,况且杨季康已于信中明确要求其将手中书稿信札等妥为保藏。基于此,李国强未经权利人同意擅自以转让或其他方式使得涉案书信手稿对外流转,且未对受让人及经手人等作出保密要求和提示,导致后续涉案侵权行为发生,亦构成对杨季康涉案隐私权的侵害,依法应与中贸圣佳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关于中贸圣佳公司与李国强因侵害隐私权向杨季康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将根据中贸圣佳公司、李国强的过错程度、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以及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等因素酌情确定。

综上,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一、中贸圣佳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涉案侵害书信手稿著作权的行为;二、中贸圣佳公司、李国强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涉案侵害隐私权的行为;三、中贸圣佳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杨季康经济损失人民币十万元;四、中贸圣佳公司、李国强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向杨季康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十万元;五、中贸圣佳公司、李国强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就其涉案侵权行为在《北京青年报》上刊登向杨季康赔礼道歉的声明(声明内容须经法院核准,逾期不执行,法院将在一家全国发行的报纸上公布判决主要内容,相关费用由中贸圣佳公司、李国强负担);六、中贸圣佳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就其涉案侵权行为在其官方网站(网址为http;//www.zmsj.cc/)首页上连续七十二小时刊登向杨季康赔礼道歉的声明(声明内容须经法院核准,逾期不执行,法院将在一家全国发行的报纸上公布判决主要内容,相关费用由中贸圣佳公司负担);七、驳回杨季康的其他诉讼请求。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中贸圣佳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万零三百五十元,由杨季康负担一千三百五十元(已交纳),由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负担六千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由李国强负担三千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四千三百元,由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结语

常言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以常理论,如果您在活着的时候,跟人书信往来,就算是说了一些不便对人公开的私房话,只要不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蠢话、胡话、坏话,被人拿来公诸于众,有什么不可以?充其量,那位公开你私下言论的人,只不过道德有愧,没有为朋友遮掩丑事、烂事而已。至于老钱家仨口跟李国强的书信往来,究竟是不是有不能晒太阳的混事,也只钱家人泉下有知,和李国强心知肚明了。

再说,我们通阅《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根本就不见个人信件被归类于“文字著作”必须加以保护的范畴,上述楊季康于法无据缠诉形成的判例,显然是经不起法理和事理质疑的。

以法理而论,一个人给另外一个人写信,除了花痴给他/她的梦中情人写信之外,必有信件往返。像錢鐘書这种自视甚高的读书人,给香港的一个知名刊物《广角镜》总编辑李国强写信,必然是有事请托,或如李国强在庭审答辩中所言,法律并未规定私人信件是否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钱锺书、杨季康及钱瑗致李国强的信件内容,多为讨论出版细节、代购或赠阅图书及日常问候等事务性、礼节性内容,不具有文学性和艺术性,并非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

我们常说,法不外乎常理。李国强的这一说法,与我们的生活经验是高度契合的常识。比如,当下如果有哪个牛逼的作家或学者,在给人写信之前,就声称自己的信件属于“著作”,享有收信人不可公开的权利,且收信人不得将这些信件自行处置,你看看大家会怎样嘲笑作出这等声明的人是不是疯子或傻逼?何况,30多年前,錢鐘書一家人并不是如此炙手可热,被其拥趸顶礼膜拜的学术巨人。

由此看来,一个百岁的老人于法无据挑起一场令人瞠目结舌的荒诞诉讼,居然赢下这场匪夷所思的官司,只能令人产生莫名的联想。这就如当年钱氏夫妇斯文扫地,对林非夫妇大打出手,虽然网传诸多故事细节不一定是客观事实,但故事的轮廓则是无人可以否定的。

这回,我们从一位曾宣称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简朴的生活、高贵的灵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的鸡汤大师,为了百余封私信,竟狮子开大口,向信件持有人及准备拍卖这些信件的拍卖公司,以诉诸法律的名义索赔65.5万元,足证其活得有多嚣张,其死后居然如此热闹非常,真可谓国人确实病的不轻。

2016528日)

1:根据坊间传言,钱钟书有一个偏好,历来喜欢用正体字署名,此文凡谈到钱杨夫妇的文字,一律使用正体字,以满足其遗愿。

2:吕良彪:《那年,我们帮助杨绛先生阻止了那场针对钱锺书手稿的不法拍卖》原帖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3412cc0102wgsm.html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消费者主权如何维护:中石化“灰卡…      下一篇 >> 案情预报:疑似遭遇警察与歹徒联手…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亦忱

亦忱,男,58岁的山野匹夫。本处博文任由国内外所有网站免费转载;但国内外媒体选刊,请合理支付稿酬。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1644646557/profile?from=profile&wvr=5&loc=tabprofile#profile_tab 电子邮箱:chengp001@126.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